亞洲健康互聯
優化產業的推手,生醫商機的GPS!

首頁最新消息產業觀測站大陸醫養結合模式進程與探討

大陸醫養結合模式進程與探討

來源 : 養老康復頻道 德勤研究
update : 2018/08/08
老齡化已經成為中國重要的人口基本國情。在巨大的市場潛力面前,新機構和居家社區養老產品不斷湧現,但大部分都存在醫療屬性缺失的問題,而醫療服務對於患有慢性病、失能以及半失能老人至關重要。政策層面,自2013年起,大陸國務院和各部門多次發佈推動醫養結合的開展,可以看出,醫療服務與養老服務的融合將會是中國養老產業未來一段時間的發展重點。

醫養結合勢在必行
所謂醫養結合,就是將醫療資源和養老資源有機結合起來,把生活照料和康復關懷融為一體。

不管是趨於地產化的機構養老還是趨於家政化的居家社區養老,中國現有養老產品的一個共同問題是缺乏優質的醫療服務。雖然也有一些針對失能、部分失能老人的養老產品和服務,但這樣的產品不管在數量和品質上都難以滿足中國數量巨大的缺乏自我生活能力的老人人群的需求。另外,許多養老機構現在採用的是醫養分離的模式,就是雖然配備有醫療配套,但獨立於養老住宅,之間有一定距離,由於絕大部分老年人都或多或少的有慢性病等需要反復治療的症狀,他們不得不來回奔波於養老機構和醫療機構之間,非常不方便。

根據大陸全國老齡辦預測,到2020年,中國將有超過4200萬失能老人和超過2900萬80歲以上老人,合計占到總老年人口的30%。如何通過提高醫療服務能力讓這些老人實現“老有尊嚴”是中國養老產業接下來的重點。因此,醫養結合是中國養老產業未來一段時間的重中之重,也是市場參與者脫穎而出的機會。

根據衛健委資料,到截至2017年7月,全國共有醫養結合機構5814家,大約僅占總養老機構數量的4%,而且其中大部分是公立機構,民營機構占比更低。可以看出,相對需求端,供給空間依然巨大。

圖一、2020年中國老人結構預測           來源:全國老齡辦,德勤研究

醫養結合的進展困難重重
目前醫養結合的進展相對比較緩慢,這是由多重因素共同導致的。

1首先是多頭監管的問題
“醫”和“養”是兩個相對獨立的行業,遵循兩套不同的監管體系。傳統養老機構的主管部門是民政部門,醫療機構的管理部門則是各級衛健部門,因此醫養結合機構的准入和監管是由兩部門同時負責的。而除此之外,涉及費用報銷等事宜的又由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門負責。多頭監管會讓市場參與者在進行醫養融合時遇到許多困難,主管部門功能交叉重疊、責任邊界不清晰為醫養結合的實踐造成不少困擾。不過,自2017年底起,在養老機構內設置醫療機構的流程得到了一定程度的簡化。相信在未來,醫養結合的監管效率將會繼續提升。

2醫保支付水準有限也是一個重要原因
 除了部分與公立醫院合作且距離極近的養老機構外,絕大部分養老機構自設的醫療配套申請劃入醫保比較困難。申請劃入醫保不僅需要滿足醫療機構基礎設施的硬體標準,還需要有一定的醫務人員配比,許多養老機構無法達到要求。同時,我國醫保基金的支出增速居高不下,一度超過收入增速,再加上勞動人口比例不斷下降,預計未來醫保基金的壓力會繼續加大。因此,通過全民基本醫保實現惠及全民的醫養結合不僅非常困難,也不應是未來發展的方向。需要商業保險在規模和品類上繼續成熟和完善,從而形成更加完整和可靠的養老支付體系。

3養護人才也處於失衡狀態,尤其是看護、護理人員等專業人才非常緊缺
根據北京師範大學公益研究院發佈的《2017年中國養老服務人才培養情況報告》,目前各類養老服務設施和機構的服務人員不足50萬人,其中持有養老護理資格證的不足2萬人。而按照每3個失能老人配備一個專業護理人員來計算,我國需要1400萬護理人員。巨大的人才缺口導致目前一線護理人員“魚龍混雜”,水準參差不齊。其中許多護理人員不僅平均年齡較大、受教育程度較低,而且缺乏系統的醫療服務培訓。同時,醫養結合的推行對全科醫生的需求也非常大。受教育失衡、職業發展受限以及收入水準較低等因素影響,我國全科醫生數量有著巨大的缺口。根據衛健委資料,當前中國執業醫師中只有6%為全科醫生,遠遠低於西方國家的平均水準,這也在一定程度上為中國醫養結合的迅速推行造成了困難。

圖二、全科醫生占全部執業醫師比例                來源: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衛健委,德勤研究

4醫養結合服務的盈利難度較大
國家推行的醫養結合本質上是一個公益性質的事業,因此必然是薄利的。目前出現的商業化養老產品在服務端的盈利能力較弱,大部分收益是通過類地產、類金融產品實現的,目標使用者主要是少數高淨值人群而非廣大普通老人。因此,雖然需求端前景廣闊,但管理運營醫療機構的難度和相對較低的盈利能力,會使...完整